Leaf-CCTV-生产欢乐的地方

西安晚报

传媒文化 bobay 23℃ 0评论

人们常用“灯红酒绿”来形容寻欢作乐的腐化生活或是都市娱乐场所夜晚的繁华热闹景象,“灯红”很容易理解,可酒何以“绿”呢?

中国古代的酒有很多种不同的颜色。《本草纲目·造酿类》中说:“酒,红曰醍,绿曰醽,白曰醝。”除了红、绿、白色的酒之外,还有黄酒、琥珀色的酒等。酒之绿,与古代酿酒工艺粗糙有关。古时酿酒,尤其是家酿,有的根本不过滤,有的虽滤而不净,由于杂质多,尤其是碎米、渣滓浮在酒面上,时间长了就变成了淡绿色的如蚁糟沫。就是这层糟沫,让酒有了“酒绿”之称。在中国古代各颜色的酒中,绿酒也是颇有名气的。

“酒绿”或“绿酒”,在古诗文中常见。晋代陶渊明《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》:“清歌散新声,绿酒开芳颜。”唐代李白《襄阳歌》:“遥看汉水鸭头绿,恰似葡萄初酦醅。”诗句中的“酦醅”,是指没有滤过的重酿酒。李白这两句诗的意思是:远远看去,汉水呈现一派“鸭头绿”色,好像是用葡萄酿造的初熟的酦醅。可见,“葡萄初酦醅”是“鸭头绿”色的。杜甫《独酌成诗》:“灯花何太喜,酒绿正相亲。”白居易曾写过一首《问刘十九》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诗句中的“醅酒”是未经过滤的酒,“绿蚁”指酒面上浮泛的绿色泡沫。泡沫是绿色的,酒当然也就是绿色的了。北宋晏殊的《清平乐》:“劝君绿酒金杯,莫嫌丝管声催。”明代王稚登《新春感事》:“红颜薄命空流水,绿酒多情似故人。”

“酒绿”本是实指,不但没有贬义色彩,相反,还是对美酒的赞美。但自从清代吴趼人《近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中出现了“灯红酒绿”一词,“酒绿”也跟着被蒙上了一层贬义的色彩。该书第三回中这样写道:“一时管弦嘈杂,钏动钗飞,纸醉金迷,灯红酒绿,直到九点多钟,方才散席。”自此之后,人们便很少把“酒绿”看作美酒,而是把它与“花天酒地”“醉生梦死”“纸醉金迷”联系起来,“酒绿”也就成了生活奢侈、作风糜烂的代名词。老舍《鼓书艺人》十九章:“少数人过着灯红酒绿、醉生梦死的生活,人民不满。”

“灯红酒绿”亦作“酒绿灯红”。《孽海花》第三十三回:“那些日军官刚离了硝烟弹雨之中,倏进了酒绿灯红之境,没一个不兴高采烈,猜忌全忘。”(梁文俊)

转载请注明:sbf胜博发娱乐 » 西安晚报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